您當前的位置 :浙江在線 > 淘集運官網 > 浙江縱橫 > 政經新聞 正文
打造長三角更高質量產業鏈供應鏈
2021年01月18日 06:41:15 來源: 浙江在線 湯藴懿 編輯 周宇晗

  浙江在線1月18日訊(湯藴懿 編輯 周宇晗)《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對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提出了明確要求。長三角三省一市是國內公認的最具經濟活力、開放程度最高、創新能力最強的區域之一,也是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重要組成部分。不久前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更加註重以深化改革開放實現高質量發展,在一些關鍵點上發力見效,起到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效果。在新發展格局下發揮長三角的前期基礎,打造具有更強創新力、更高附加值、更安全可靠的產業鏈供應鏈,需要加快推進一體化進程,以“新三駕馬車”為長三角產業鏈供應鏈提供系統升級環境。

  發展的外部環境正在發生深刻變化

  短期看,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以外向型經濟為主的長三角產業鏈供應鏈將持續面臨較大壓力。海外供應鏈和全球市場需求的收縮已成為全球跨國生產網絡的常態。與此同時,一些發達國家疫情控制不力形成的悲觀情緒通過國際金融市場等渠道,已經轉化為跨國公司全球投資的負效應,反過來加劇現有的保護主義勢力,必然再度削弱全球跨國生產體系紐帶的內在穩定性,也會對長三角產業穩定帶來重要影響。

  中期看,發達國家在前沿科技與高端產業形成“閉環”,阻止中國產業鏈供應鏈整體升級。一方面,高技術領域經貿關係未來將有可能陷入政治化的態勢。中美經貿摩擦不僅衝擊跨國供應網絡,而且增加了中國與發達國家之間高技術產業跨國供應鏈的隱形壁壘,中國在構建自主可控的產業鏈供應鏈中,進口中間品的保障受到衝擊。另一方面,疫情之下,大型跨國公司更加重視在母國鄰近的地區進行供應網絡佈局,更多地將採取“N+1”的佈局模式,分散中間品生產過於集中的風險,謀求未來創新體系的控制力。

  長期看,西方正在構建以數字化生產體系為基礎的新產業規則,以形成未來的全球競爭力。相比貨物貿易,當代貿易市場增長最為活躍的板塊是數字貿易,呈現高度的“無形”屬性,邊界尚未有權威標準,但是該領域的國際發展很大程度上依託合作雙方在交易規制上的一致。中國作為後發國家和受制於本土服務市場培育的初期節點,面臨巨大挑戰,在數據自由流動、數字本地化存儲、數字生產和服務的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都需要形成治理新體制。

  長三角地區正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

  中央提出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指引了中國經濟發展新的戰略方向。依託國內市場、夯實數字基建和打造有競爭力的全球開放新鏈接,長三角正處於重要的戰略機遇期。

  中國是全球貢獻最大和最具吸引力的消費市場之一。“十三五”期間,中國全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從33.2萬億元增長到41.2萬億元,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不斷增強。中國人均GDP已超過1萬美元,正處於消費水平升級爬坡的關鍵節點。中國消費為全球貢獻的還有更為重要的新技術和新產業應用市場。產業鏈創新端雖然依託研發投入,但是更離不開製造和用户管理等研發之外的多個價值鏈環節,未來跨界創新和多樣化需求引導的創新更加需要有一個完整的產業鏈,需要更加重視從消費者的角度去創造需求。

  中國將以新基建鍛造數字時代全球產業新優勢。2020年中國新增約58萬個5G基站,推動共建共享的5G基站33萬個,所有地市實現5G覆蓋。啓動新基建將有助於穩增長、穩就業,釋放國內經濟增長潛力;新基建投資能帶動區塊鏈、人工智能、大數據產業、5G、車聯網等上下游產業協同發展;在應用場景上的規模優勢將提高中國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國家競爭力,併成為全球人工智能產業發展集聚地。

  中國將以“新貿易”打開鏈接全球產業新方式。隨着5G、“雲”經濟等數字產業的快速增長,信息技術將會呈現指數級增長、數字化網絡化進步、集成式智能化創新的趨勢,機器之間、生產系統和操作系統之間、供應商和分銷商之間的網絡互聯將進一步打通,中國將在服務和製造深度融合趨勢下,以新的方式融入全球產業鏈佈局。例如,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通過在上海就地組織全供應鏈生產,把研發端前移,把銷售端放大,在“最優技術”與“最優市場”下構建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新優勢。一方面,中國巨大的消費市場可以為特斯拉帶來更大規模的技術研發與產品銷售動力;另一方面,特斯拉依託長三角汽配市場製造優勢,以最有效率和最安全的方式集成產業鏈上的核心產品配套商、新能源零部件供應商等,形成安全、高效和經濟的產業鏈供應鏈閉環。

  長三角地區如何實現產業鏈供應鏈升級

  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基礎。“十四五”開局之年,如何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長三角尤為關鍵。

  首先,暢通產業鏈供應鏈依然是當前長三角面臨的重要任務。目前,長三角區域產業鏈內的外向型企業上游原料和中間品供應對海外市場的依賴度仍處於較高水平。作為高度外向型的製造業集羣,通信和電子信息技術製造業的中間品進口依存度達到36.8%,在進口商品構成中,作為原料類和初級加工中間品的產品幾乎佔了一半,這類產品不屬於嚴格意義上的高新技術產品,但是缺少替代品。在全球性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下,這類上游產品供應同樣也成為本土企業的高風險供應環節。因此,要以服務企業需求為導向,持續跟蹤重點、優勢、特色產業的產業鏈企業名單,定期傾聽企業的核心政策訴求,建立完善響應機制和應急機制,在資金、用工、原材料、用能、物流、訂單開發等方面建立綠色通道。同時,應儘快推進長三角產業鏈“補鏈”環節,加大區域之間、核心企業之間的信息共享,優化產業鏈供應鏈體系。

  其次,發揮好“新三駕馬車”的作用,形成長三角產業鏈升級引擎。在需求端通過創新消費模式、提升消費能級,做強新消費;在供給端用好用足長三角數字經濟的先發優勢,聯通新基建、融通新制造,實現產業鏈升級。疫情極大地推進了線上消費和平台消費,身處“包郵區”的長三角,如何更好保障消費者權益,完善售後反饋和退換貨服務,逐漸形成區域內的聯動,值得關注。而在線新經濟作為當下和未來發展的戰略必爭領域,不僅是生產和消費模式創新,更是生產關係、生活方式的深刻變化;不僅是行業和領域的拓展創新,更是生產能力、生產效率的革命性提升。長三角應進一步利用全國領先的信息基礎設施、豐富的應用場景和紮實的產業基礎,探索開放數據、開放源代碼和開放標準;圍繞企業需求,加強“容缺、容錯、容新”,打好優化營商環境的改革特色牌。

  最後,構建長三角雙向開放新優勢,實現產業鏈供應鏈整體升級。今後,跨國公司將加快向疫情控制良好、營商環境較好特別是產業鏈相對完備的地區轉移生產與訂單佈局。以上海為首的長三角城市羣通過不斷努力,營商環境持續提升,正越來越成為跨國企業安全生產的“避風港”。一是進一步發揮好上海的戰略樞紐和重要節點功能,聯動浙江、江蘇、安徽三地自貿試驗區,組建世界級的長三角自由貿易區,實現長三角對外開放的整體升級和協同發展;二是在對標世界一流的開放型經濟規則與法治環境外,利用長三角數字經濟應用場景的規模優勢,增強數字貿易規則的國際話語權,在長三角自貿區率先疊加RECP規則,增強我國在數字平台治理等方面的國際話語權;三是進一步強化“一帶一路”沿線產業合作機制,以打通產業通道為重點提升長三角產業鏈治理能力,重點支持具有產業優勢的領頭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構建產業鏈,注重遠岸和近岸產業的合理佈局,強調對產業鏈的掌控能力。

  【淘集運官網】

標籤: 責任編輯: 金林傑

看淘集運官網,關注浙江在線微信

相關閲讀
分享到:

打造長三角更高質量產業鏈供應鏈